• <div id="kusac"></div>
  • <div id="kusac"></div><sup id="kusac"></sup>
    <sup id="kusac"></sup><li id="kusac"><ins id="kusac"><strong id="kusac"></strong></ins></li>
    <dl id="kusac"></dl>
    <dl id="kusac"></dl>
  • <div id="kusac"></div>
  • 黑龍江哪個村的結婚現場,小磕嘮的真硬啊...

    100000+ 2019-02-21 16:17 龍江視頻

    微信掃一掃
    分享到朋友圈

         

    .



    第001章 天生蛇骨

    生我那年,驚蟄剛破,就有人連夜送了一條大菜花蛇到我爹開的飯店。

    我爹那飯店就是自家房子改的,以野味為主,其中最出名的就是蛇羹蛇酒,每年很多人從大老遠聞名而來。

    我爹收拾好下鍋的蛇,就算沒有上萬,成千也是有的。

    破了驚蟄蛇就開始出洞,見有人送了蛇來,當晚我爹將蛇關進蛇籠里,跟我爺爺進山下蛇套去了,留我娘一個人在店里。

    等他們回來后,就見我娘暈迷不醒全身都是刮傷,那條大菜花蛇纏在我媽身上。

    我爹當時急氣拿著捉蛇的叉子就沖過去,可那條蛇眨眼就不見了。

    從那之后我娘就有點癡傻,總以為自己是條蛇,雙腿軟趴無力,整天在地上亂爬朝犄角旮旯里鉆,渾身有著一股子濃濃的蛇腥味。

    無論我爹怎么給她喝雄黃酒,擦云香精,她都是這樣。

    我爹氣瘋了,跟爺爺到處下套,四處挖坑,想報我娘之仇,但卻沒有捉到多少蛇,甚至以前經常送蛇來的老鄉們都說捉不到蛇了。

    沒過多久,我娘的肚子卻一天天的大了,我爹不知道這是蛇種還是他的,原本是想打掉的,可我外婆卻不準,將我娘接了回去。

    我生下時,左手腕上纏著一條蛇骨,細若拇指,卻帶著森森寒意,蛇頭五官俱全,還有著細細的獠牙。

    尖銳的蛇骨刺在我手腕肉內,也不知道是蛇骨刺進去了,還是這蛇骨就是從我手腕里長出來的。

    外婆一輩子強勢,忍著懼意叫了村里的赤腳醫生將蛇骨取了出來,從那之后我手腕上有了一圈森森的疤痕,至今未消。

    而那條跟我一塊出生的蛇骨,卻被外婆泡在雄黃酒里埋在了桃樹下。

    我跟我娘一直在外婆家長大,三歲那年,我爹突然要接我那好不容易能走路的娘回去。

    同年,我爺爺突然死了,據說是死在山里的蛇洞里,全身上下沒一塊好肉,只剩半個骨頭架子了。

    發現他的人說,他全身都是蛇,是那些蛇將他的肉給吃光了,這是蛇報復,我們家賣蛇肉,所以蛇來吃我爺爺的肉。

    第二年,我娘生下了我弟弟,我跟外婆還沒趕過去看她,她卻將我爹給***三刀,自己瘋了一般的朝山里跑,找到時又哭又笑,成了真正的***。

    而我爹卻沒有死,從醫院被救醒后,他就突然消失了。

    從那之后,我外婆要供我跟弟弟讀書,又帶著我那瘋傻的娘。

    為了掩飾手腕上的疤痕,我平時能穿長袖就穿長袖,天實在太熱就戴護腕。

    每年驚蟄未過,外婆都會將我的衣服用雄黃薰過,給我換脖子上掛著的護身符里的藥材。

    可千防萬防依舊防不住,就在我高考完那年,我在村里幫外婆翻紅薯苗,旁邊地里還有幾個同村的姑娘,大家說說笑笑的正忙著。

    村長的兒子阿壯就急急的跑了過來,朝我手里塞了個東西,就又飛快的跑了,若得旁邊幾個姑娘哈哈大笑。

    阿壯比我大一歲,從小到大跟我不是同班就是同校,對我的心思村里人都知道,可卻從來沒這么當眾送過東西。

    有點奇怪的看著他塞我手里的東西,那是一個明***的布包,就算隔著布,還是感覺到森森的冷意,而且從這東西到手之后,我左手腕開始隱隱的作痛,就好像有什么東西從骨頭里破骨而出,那種悶又噬骨般的痛意。

    旁邊的姑娘們走了過來,一個勁的催我打開。

    同村的阿曼對阿壯是有意思的,見我不打開,又急又怒伸手就把我手里的布袋搶了過去,把里面的東西掏子出來。

    可一見里面的東西,阿曼臉色就變了,那是一條蛇骨手串,用明黃的繩子穿著,正在阿曼的手上晃動。

    這東西最近幾年火得很,據說蛇骨手串中的***是將捉到的野生蛇,固定頭尾,將鑷子生生將鱗、皮、肉一點點的取下來,最后用東西處理掉蛇骨里的殘留物,等處理***凈再經高僧開光,盤成手串。

    蛇骨***邪,卻極為靈驗,對于子嗣情愛這兩方面卻是出奇的準。

    我們這里吃蛇成風,年年有人捉蛇,各種法子無所不用其極,所以從我出生那年起,幾乎就再也沒有見過野生的蛇。

    后來許多專門以蛇羹為主的餐廳收不到貨,就引進蛇種自己養蛇,其中一些老板為了吸食顧客,也會跟風拿養的肉蛇制蛇骨手串當紀念品。

    更是還有餐館可以專門挑看中的蛇,當場剝皮去肉處理***凈的,制成蛇骨手串送給出大價錢的客戶。

    所以蛇骨手串雖是泰國最風行,我們這卻也見怪不怪,同村男女表達情愛,大膽送蛇骨手串也是有的。

    我沒想到阿壯會送我蛇骨手串,這可是求愛的東西,當下有點不知道怎么收場。

    更讓我沒想到的是阿曼臉色發沉,朝我冷哼一聲,將那蛇骨手串朝手腕上一套:“我剛好手上空,阿舍,你左手不是戴護腕嗎,這蛇骨手串就送我好了。”

    說完也不管我同不同意,揚著手腕上的蛇骨手串就走了,連紅薯藤都不翻了。

    雖說有點過份,但這正好解了我的圍,其他看熱鬧的一哄而散后,我也就沒當回事。

    可當晚,我夢里總會夢到交纏在一塊的蛇尾,有時是翻滾的人,有時更是低低的***聲音。

    正準備給我弟做早餐,正煮著面,阿曼突然冷著臉進來了。

    我正好奇是不是她跟阿壯吵架了,臉色這么怪,還沒開口,卻聽到她身上一股子濃濃的蛇腥味,那味道我再熟悉不過了,每次路過阿壯家里,他家最外圍的養蛇屋里就是這種又濕又腥的味道。

    “給。”阿曼聲音沙沙的,說話時,舌頭還朝外吐。

    我還沒搞清楚是怎么回事,手就是一沉,那條蛇骨手串就又落在了我手里,明明是從阿曼手里遞過來的,卻冰涼無比,好像剛從冰箱里掏出來一樣。

    “嘶-嘶-”阿曼見我拿著蛇骨,雙眼瞇成了一條線,舌頭又吐了出來,居然發出了嘶嘶的蛇信吞吐聲,嚇得我連忙后退了一步。

    可她卻朝我低低的怪笑了兩聲,轉身就走了。

    她走路的姿勢十分奇怪,雙腿好像扭轉打結一下,腰身更是扭個不停,以致于我幾次怕她一個不小心扭倒在了地上,空氣中那股子蛇腥味卻怎么也散不掉。

    我那個常年呆在屋里不肯出門的娘,不知道怎么的,突然跑了出來,指著阿曼,哈哈大笑,甚至趴在地上,朝她的***張望。

    可她笑著笑著就哭了,呼天搶地哭得特別傷心,一直未曾清醒的她,突然叫著“阿舍”將我死互的抱在懷里痛哭,我哄了好大一會才哄好。

    我娘清醒只是那么一會,就又開始癡傻了,我讓我弟喂她吃早飯。

    看著手里的蛇骨手串,我是十分抵觸的,想了想,直接放進柜子里鎖著,免得外婆看到了惹事。

    可當晚,我做完農活回來,躺在床上半睡半醒間,突然聞到一股重重蛇腥味,正是今天阿曼身上的那種腥味。

    跟著有什么東西慢慢的壓到了我身上。

    我想掙扎卻怎么也動不了,神志有點迷糊,突然感到左手腕一陣尖悅的痛意傳來,跟著一聲冷哼,那個纏在我身上的東西猛的被扔了出去,重重的跌到了地上。

    “我的東西,你也敢染指!”男子低沉而威嚴的聲音傳來。

    跟著只聽到“嘶嘶”的蛇信吞吐聲,然后有什么東西從我房里沙沙的游走了。

    我正松了口氣,卻聽到那聲音低沉道:“十八年了,我等你十八年了。”

    跟著一雙冰冷的手緩緩的撫上了我的身體。

    第002章 阿曼死了

    冰冷和懼意,讓我身上起了雞皮疙瘩,可手卻依舊不緊不慢的移動著。

    我想大叫,卻發現只是徒勞,嗓子震動著,卻發不出任何聲音。

    迷糊之間,我眼前不停的閃過糾纏著的蛇尾,雪白的肌膚,還有的兩雙摟抱在一塊的胳膊。

    第二天一早,我是猛然驚醒,從床上驚坐而起,發現自己身上并沒有壓著一條大蛇時,重重的松了一口氣,跟著卻感覺身下強烈的痛意。

    掀開被子一看,紅白相間,而大腿上,還有著劃傷的痕跡——

    這一切的一切,告訴我,昨晚那并不是一個夢。

    聽著外婆招呼著我娘別亂跑的聲音,我強忍著痛,將床單換下來。

    只是將床單抽下時,一條蛇骨從床單上落下。

    那是一條完整的蛇骨,而不是一節節串起的蛇骨手串,拇指大小卻首尾俱全,還有著尖悅的蛇牙,落在地上后,優雅的盤在那里,首尾相連,半昂著蛇頭,如果不是沒有肉,完全就是一條活著的蛇。

    我天生對蛇帶著懼意,外婆也幾次跟村里人說過,不要再養蛇殺蛇,但暴利面前,誰又在意呢,但我家從來沒有出現過跟蛇有關的東西的。

    這時外婆在外面叫我,我怕她擔心,連忙將那條完整的蛇骨藏進床頭柜里,然后把臟床單泡好,在外婆奇怪的眼神中,我只得硬著頭皮跟外婆說我來大姨媽了,然后洗了個澡。

    剛洗了澡出來,我娘突然出現在我面前,看著我先是一愣,跟著哈哈大笑,猛的朝地上一趴,可看著看著,她卻突然大哭了起來,邊哭邊大叫:“阿舍,娘對不起你,對不起你。“

    她這樣子,就跟昨天看到阿曼時一樣。

    “你娘這是怎么了?”外婆急急的從廚房出來,看著我道:“聽阿得說昨天也哭了,怎么今天又哭?”

    “這是好事吧,她認得我了。”看著哭得傷心的瘋娘,我心里微微發暖,哄著她在桌子邊坐下,可她卻依舊哭個不停。

    最后還是外婆低吼了她幾句,她才不哭了,卻看著我依舊抽搭個不停。

    正吃著早飯,阿壯突然走了進來,只是跟前天相比,他臉色***沉,雙眼直勾勾的看著我,嘿嘿地笑道。

    那笑十分怪異,就好像一條看著獵物的蛇。

    “阿曼的蛇骨手串呢?”阿壯根本不顧我外婆叫他,聲音沙啞的朝我道。

    他怪異得很,可在外婆嚴厲的眼神中,我急忙去昨天的柜子里拿那條蛇骨手串,可一打開上了鎖的柜子,那條手串已經不見了蹤影。

    “嘿嘿,找不到了——找不到了。”阿壯大笑著叫著,跟著轉身就朝外跑。

    我見他樣子不對,跟外婆打了個招呼,忍著***的痛意追了出去,剛一出門,就見外面很多人朝一個方向跑,拉住一個平時聊得開的一問,才知道阿曼死了。

    阿曼死了!

    死在了自己床上,身傷到處都是刮傷的痕跡,屋內一股濃濃的蛇腥味,可她的臉上卻帶著笑。

    那種滿足而又快樂的笑,映在她那死灰色的臉上,顯得詭異無比。

    只是她雙手緊緊的握著,不知道抓的是什么,***哭得傷心,有膽大的村民過去***她的手。

    掌心躺著一片帶血的鱗片,有著彩色的花紋,已經扎入了她的掌心。

    屋子里看熱鬧的突然靜了下來,不知道是誰先離開的,大家似乎都帶著懼意走了。

    在阿曼娘大嚎聲中,我跟其他人靜靜的退了出來。

    大家沒有急著回家,都在路邊熱烈的討論著阿曼是怎么死的,怎么手里有著鱗片,會不會是被柳仙給看中了。

    柳仙是五大家仙之一,可能是為了***村民常年捕蛇殺蛇的懼意,村子里流傳著柳仙會自己下山尋找人類新娘,讓人類新娘為蛇族產生蛇種。

    以前村民會供奉柳仙,從村子里討選女孩子送上蛇仙廟,任由柳仙帶走,也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因此喪命。

    后來破四舊,加上***迷信沒這么強,這風俗才慢慢沒了。

    帶著疑云朝著村長家走去,我還得確認阿壯為什么突然變得這么古怪了呢。

    到他家,村長卻說他沒有回來,從昨晚出去就再沒有回來了,他們一家子都在急著找他呢。

    我連忙將他今天一早的古怪說了,當我提到那條蛇骨手串時,村長臉色也是一變,急急的問我那條手串在哪里。

    又是蛇骨手串,我心底隱隱的感覺那條手串似乎不同,看了一眼村長家餐廳門口掛了一墻的蛇骨手串,我搖頭道:“不見了。”

    村長臉突然一沉,朝我嚴厲地道:“阿曼戴過那條蛇骨手串的事情,你千萬別說出去。這事算阿伯求你了,阿伯欠你個人情。你先回去吧!”

    跟著他就叫家里人急急的去找阿壯了,看他的樣子,似乎十分著急。

    我聽他話里話外,隱隱的感覺有點不對勁,似乎阿曼的死還有阿壯的失蹤都跟那條蛇骨手串有關連。

    但他們急著去找阿壯,我也不好多說什么。

    可退到村長家門外時,墻角背***的大樹下,是村長家養蛇的蛇屋,我聽著里面嘶嘶的響個不停,那些被喂養著的肉蛇好像十分狂躁。

    聞著空氣中淡淡的蛇腥味,我強忍著懼意,慢慢的靠近氣孔。

    平時到這地方,我都是三步并兩步小跑的,這次不知道為什么,我心底似乎有什么告訴我,一定要看一眼,就看一眼。

    我將眼睛湊在氣孔上,朝里張望——

    村長家的蛇屋是用黃泥和稻草制成的,據說土氣重、藏得住濕氣才能將蛇養好,從我爹的飯店倒了之后,村長的蛇羹店做得最大也最出名,所以蛇屋也建得大,還經常供應外面的飯店。

    眼睛在蛇屋里面打著轉,只見無數的肉蛇在蛇屋里翻滾,特意埋的樹***上掛滿了大大小小的蛇,全都張大著嘴,嘶拉著蛇信,對著一個地方驚恐的叫著。

    我順著它們對著的地方望去,只見阿壯就這樣坐在蛇屋里面,他周圍一兩米內沒有一條蛇,可他手里卻抓著一條跟他胳膊一樣粗的過山峰,臉上帶著詭異的笑容,嘴里用力的咀嚼著什么。

    那條黑色的過山峰身上鮮血淋漓,正中已經被咬了好幾個口子,露出森森的白骨,可在阿壯手里,它努力扭動身子,卻怎么也逃脫不了阿壯的手。

    它張著嘴,想咬阿壯,可嘴張得大大的卻怎么也不敢下嘴,甚至被嚇得瑟瑟發抖的樣子。

    “嘿嘿!”阿壯將嘴里的東西吞下去,抓起過山峰,猛的咬了一口。

    過山峰痛得不停的扭動著蛇尾,卻被阿壯死死抓在手里,其他的肉蛇看著阿壯張嘴呲牙發出尖悅的叫聲,可聲音帶著的全是懼意。

    阿壯將蛇肉連皮帶肉的吞進了嘴里,鮮紅的肉慢慢的涌出,順著他的嘴角流下。

    那樣子,哪里還是那個靦腆的壯碩少年,明明就是一個怪物。

    猛的,阿壯似乎感覺到了什么,轉眼朝我這邊看來,雙眼急驟收縮,那雙眼睛居然如同蛇眸一般變得細長——

    第003章 尸體里的蛇種

    被阿壯那如同毒蛇般的眼神盯住,我嚇得猛的朝后退了兩步,卻正好撞到一個人身上。

    一轉身,卻見外婆冷著臉盯著我:“找到阿壯了沒?”

    我指了指蛇屋里面,臉帶著懼意,慢慢的退到了一邊,想著怎么會變成這樣。

    外婆朝里面看了一眼,沉著臉退了出來,認真的盯著我道:“阿壯今天早上說的那條蛇骨手串,你沒有戴吧。”

    我搖了搖頭,見外婆似乎知道什么,連忙問她,那蛇骨手串有什么不對嗎?

    “別問了,回去吧。”外婆瞪了我一眼,拉著我朝家里走。

    路過村口見村長他們家的人在找阿壯,她直接告訴那人,阿壯在他們家蛇屋里,村長家里的人聽著嚇了一大跳,生怕阿壯被蛇咬了,急忙打電話招呼人快回去救阿壯。

    可惜他不知道,是阿壯吃蛇,而不是蛇咬阿壯。

    回到家里,外婆拿出雄黃朝我灑了一身,還不放心,又給我口袋里塞了個雄黃包,圍著屋子四周全部撒上雄黃,無論我怎么問她,她都不肯開口,直說這幾天讓我別出門了,安心在家里呆著等考試結果。

    “阿舍,阿舍,娘對不起你對不起你。”我娘見我回來,又急急跑出來,抱著我痛哭。

    我連忙輕聲安慰她,可她卻趴在我身上哭個不停,不住的說她對不起我,連外婆罵她都拉不下,最后還是哭累了,我跟外婆將她抬回床上睡了才放開。

    在外婆嚴厲的眼神中,我喝了一小杯雄黃酒,又擦了云香精,老老實實的在家里呆著。

    到了晚上,阿曼的娘突然跑了過來,直勾勾的盯著我,問我知不知道阿曼戴過一條蛇骨手串。

    阿曼戴蛇骨手串的事情,當時挺多的看著的,更何況跟阿曼娘一塊來的,就是當時跟我一塊翻紅薯藤的七妹,在阿曼娘痛苦的眼神中,我只能點了點頭。

    “呵呵。”阿曼娘見我點頭,猛的大笑,伸著就就朝我撲了過來:“是你,是你和阿壯害死了我家阿曼,你給我賠命啊,賠命!”

    我連忙朝一邊躲:“是她自己搶過去戴的,跟我有什么關系,你可要講理。”

    可阿曼娘就跟瘋了一樣,抓著我就不放,尖悅的大吼大叫。

    屋內的外婆聽到聲音,拿著掃把就追了出來,對著她就是一通亂打,跟著來看熱鬧的村民也連忙拉開阿曼娘,可她卻依舊指著我大吼大叫:“是你們害死了阿曼,你們會得報應的,怪不得阿壯那小子吃蛇,他就要變成一條蛇了,哈哈!哈哈!”

    村民們急忙將阿曼娘拉了出去,我外婆氣得喘息個不停,拿著掃把將她走過的地方一通亂掃,邊掃邊罵,一直將她朝屋外趕。

    等人都離開了,卻見同村的七妹依舊站在院子里,靜靜的看著我露著白牙笑得***森而詭異:“阿舍,你怕嗎?你怕蛇嗎?”

    “不怕!”我聽著她那聲音沙沙的,心里隱隱的感覺不好,果然見七妹微抬的手腕上,一條淡***的蛇骨手串正穩穩當當的掛著,連忙聲音嚴厲地道:“無論是什么牛鬼蛇神,我都不怕!”

    說著抓出口袋里的雄黃包朝她身上一灑,大步的朝她沖了過去,不管她腕上的那條是不是阿曼戴過的蛇骨手串,這種東西太過邪氣,還是不要再戴的好。

    可七妹看著我沖過去,立馬呵呵大笑,伸手就將蛇骨手串取下來,遞給我道:“你敢戴嗎?你戴我就給你,你敢嗎?”

    她那聲音尖細而悠長,說話時舌頭不停的朝外吐,破風聲夾著嘶嘶的吐舌聲,滲人卻有著異樣的吸引力。

    “戴上吧,不怕的,這可是好東西——”七妹慢慢的朝我走了過來,輕輕的拉起我的手。

    我似乎已經聽不到其他聲音,有點木然的看著七妹拉起我的手,眼看著那串蛇骨就要掛在我手上了,猛的我左手腕上一陣尖悅的痛意傳來。

    跟著一個冷冷地聲音道:“昨晚教訓太輕了,你動別人我不管,敢再打我女人的主意,別怪我不顧同類之情。”

    那聲音一落,七妹臉色一變,那握在手里的蛇骨立馬又套回了手腕,臉上帶著懼意的上下打量了一下,急急的跪了下來,聲音發抖地道:“小的不敢,再也不敢了。”

    說完,連滾帶爬,急急的朝著門外跑去。

    我想追出去,腳還沒踏出門,外婆正拎著掃把進屋,看了我一眼立馬喝道:“去哪啊?”

    “去看下七妹,她手上戴著蛇骨手串呢。”我連忙將剛才七妹變得古怪的事情說了,卻沒敢說那個冷冷的聲音。

    生怕外婆知道昨晚我被那聲音給那啥了,到時她又得擔驚受怕,更何況除了那啥,那東西也救過我兩次了。

    “確定是那條蛇骨手串?”外婆臉上閃過沉色,將掃把朝我手里一塞:“我出去一下,你照顧你娘,你弟今晚在學校不回來了。”

    我拿著掃把放在院子里,想到那個冷冷的聲音,他說他跟那蛇骨是同類,也就是說他也是條蛇。

    想到今早出從床單上落下來的蛇骨手串,我急忙跑進房間,拉開床頭柜,可哪里還有那條蛇骨手串的蹤跡。

    正著急的,卻感覺左手腕上傳來淡淡的痛意,跟著那個冷而低沉的聲音傳來:“在找我嗎?”

    我低頭一看,只見左手腕上的護腕被撐起,有著白色的骨頭從護腕的邊上伸了出來。

    壯著膽子將護腕取下,卻見早上那條蛇骨正盤在我手腕上,昂著頭朝我沉聲道:“你最近不要靠近那東西,有我護著,包你沒事。”

    “可七妹——”我一想到渾身***慘死在床上的阿曼,任誰都知道她死前經歷了什么,如果是因為那條蛇骨手串,那么七妹——

    “哼,人類。”蛇骨低哼了一聲,只是冷冷地道:“我只管我的女人。”

    說完,蛇骨慢慢的朝我手腕里鉆去,無論我怎么叫,它都沒有再出現。

    心里十分不安的照顧一直哭的娘吃過晚飯,外婆回來得很晚,卻告訴我,明天阿曼出殯,讓我去送送她,表示一下我們問心無愧。

    “那七妹呢?”我依舊擔心著那條蛇骨手串,問外婆。

    “這事你別管,明天跟我一塊去送阿曼,等點了火,立馬就回來。”外婆眼神凌厲的瞪了我一眼,又交待我洗澡后一定要用云香精擦遍全身。

    我聽著阿曼要火葬,心里就知道這事怕是比較嚴重了,怕是那尸體有什么不對吧。

    洗了澡,正全身擦著云香精,卻聽到一個嘲諷的聲音道:“這對我可沒用。”

    跟著就見左手腕上那條蛇骨又出現了,如同活的一般在我手腕上靈活的轉著,跟著又慢慢的變長落地,一個身著白衣,體態頎長,長相清朗無比的男人出現在我面前。

    他眼神上下打量著我,輕輕搖頭冷笑道:“十八年,就長成這樣。”

    順著他眼神,我低頭看了一下自己,臉上一紅,想張嘴反駁,卻聞到淡淡的異味傳來。

    那白衣男子伸手摟住我,手在我腰間游走,慢慢的與我脖頸交纏:“昨晚是第一次,必須用蛇身,今晚必定讓你不那么難受。”

    我慢慢的變得迷糊,只感覺身子發軟,臉變得緋紅,似乎有什么在體內流轉。

    不知道怎么回到床上,而那男子瞬間壓了下來。

    等我醒來時,卻見自己不著寸縷的躺在床上,昨晚的情景在我眼前閃過,身上確實沒有什么難受,反倒還有著一種異樣的慵懶舒適感,外婆在外面叫我起床了。

    抬手看了看左手腕,那個跟了我十八年的疤痕已經不見了,皮膚光滑無比,好像從未有過疤痕一樣,怕外婆擔心我依舊戴上護腕。

    阿曼算是慘死,按村里的規矩是不能上墳山的,可火葬算是尸骨無存,在我們這里還說會家宅不寧,但阿曼依舊用火葬,明顯是尸體有問題。

    我跟外婆去的比較晚,到了時候,阿曼的尸體已經裝進棺材里,放在了村口河岸堆好的柴火堆上。

    大家圍著棺材轉一圈,看她一眼送她最后一程就行了。

    我被外婆死死的拉著,跟著送行的人圍著棺材轉,只是我眼睛總會不由自主的朝著阿曼的小腹外望去,眼前總閃過那天那青叢里面的白色東西。

    看著看著,我居然發現阿曼的小腹似乎有什么在拱動,而且越動越快,就在我們一圈快要轉完時,連其他人也看到了那不停拱動的小腹。

    村長急急的跑過來看了一眼,連忙大叫道:“點火!”

    可他話音一落,只聽到咝咝的聲音傳來,跟著一個沾滿了鮮血和濕***液的東西猛的從阿曼壽衣的系口出鉆了出來,跟著無數的小蛇順著那個突破口帶著鮮血和***飛快的游了出來。

    100000+ 分享給好友
    標簽: 現場  黑龍江  真硬啊  小磕嘮  
    新疆11选5 5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