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div id="kusac"></div>
  • <div id="kusac"></div><sup id="kusac"></sup>
    <sup id="kusac"></sup><li id="kusac"><ins id="kusac"><strong id="kusac"></strong></ins></li>
    <dl id="kusac"></dl>
    <dl id="kusac"></dl>
  • <div id="kusac"></div>
  • 猛將如云的曹操為何被西涼馬超打得屁滾尿流,割須逃跑?

    100000+ 2018-09-21 10:01 葉之秋讀書

    微信掃一掃
    分享到朋友圈

      

      導言:赤壁敗歸之后,曹操稍做休息,就開始進攻西涼的馬超。赤壁之戰之所以失敗,原因很多,其中之一,就是來自曹操后方馬超的威脅。此時,天下諸侯多已消滅,馬超獨立難支。在曹操看來,只要大軍所到,馬超必然滅亡。

      可是,一旦交戰,曹軍卻連續遭遇大敗,曹操本人也差一點喪命。究其原因,還是源自曹操的自大。

      

      易中天老先生評價曹操為“可愛的奸雄”,雖然“可愛”一詞不夠準確,卻也說出了曹操不同于一般君王的地方。曹操是個矛盾的人:有時候一本正經,有時候狂放不羈;開心時開懷暢飲,惱恨時屠城滅族。曹操看重人才,為了得到賢才,可以屈身往顧。賢才可以孤傲,可以清高,但是若不是曹操的同路人,曹操百般設計也要將其除去。

      曹操生性多疑,一方面是性格原因,一方面也是時勢所然,在那個權謀橫行的時代,一顆真心對人,下場會死得很慘。曹操多次警戒手下大將夏侯淵“為將當有怯弱時”,有時候低頭做小,并不是真的屈服,退一步是為了更好的前進。可惜,夏侯淵沒有聽進去,于是在定軍山大敗于黃忠,自己也陣前被斬。曹操一輩子囑咐人,一輩子小心謹慎,卻也有不顧實際,大吹牛皮的時候,

      歷史對曹操也同樣不客氣,自大的人都不會有好下場。

     

     

      曹操南征荊州之前,對盤踞西涼的馬騰、韓遂等人非常擔心。萬一前方吃緊,馬騰、韓遂在后方亂搞,曹軍必然前后難顧。于是,曹操派遣議郎張既前往涼州,勸說馬騰入京。馬騰本不愿意離開自己的地盤,可是張既將馬騰將要升任九卿,離開涼州的消息大肆宣揚,并且暗地里吩咐沿途郡縣準備迎候事宜,讓兩千石以上高官都出城迎接,搞得動靜很大。馬騰再不去,就是公開叛亂了。于是馬騰帶著兩個兒子前往京城,留下長子馬超統領自己舊部。馬騰到達京城之后擔任負責宮中安全的衛尉,實際上被作為人質供了起來。

      赤壁大敗之后,短時間內平定孫劉已經不再可能。曹操空出手來準備對付西涼的馬騰、韓遂,以及盤踞在漢中的張魯等相對弱小的割據勢力。

      當時,曹操下令,讓司隸校尉鐘繇率軍討伐張魯,并且讓夏侯淵率軍出河東和鐘繇會合。曹操手下有位叫做高柔的官員,曾經建議曹操:“大兵西出,韓遂、馬超疑為襲己,必相煽動。宜先召集三輔,三輔茍平,漢中可傳檄而定。”高柔這個人很實在,建議也很有道理。所謂三輔地區就是原來的長安、洛陽一帶,雖然時有叛亂,可是名義上已經歸附曹操,只要三輔地區平定,那么靠近三輔地區的張魯自然不戰而降,又何必要調集兩路大軍,空費錢糧呢?

      曹操不是傻子,漢中的張魯只不過是小小一個太守,軍隊戰斗力低下,只不過倚仗著漢中地勢險要,易守難攻而已。張魯胸無大志,只想窩在在漢中自己過家家,對稱霸中原的曹操并不構成威脅。可是,西涼的馬超和韓遂不一樣。西涼地處邊疆,經常和胡人戰斗,軍隊構成本身就有很多羌人、胡人,騎兵戰斗力是全國之冠,當初董卓不就是仗著強大的西涼騎兵在朝堂上呼風喚雨嗎?馬騰此人,一貫標榜忠義,對曹操頗有微辭,不是同路人。可是,馬騰此時已經歸順了朝廷,擔任衛尉呢。怎么能夠直接出兵攻打馬超、韓遂呢?

      于是,曹操故意讓大軍集結向西。馬超、韓遂果然中計,聚眾十萬人,宣布造反。

      西涼反叛的消息傳來,曹操斬殺馬騰,宣布即日率軍征討叛軍。諸位將軍都認為:“西涼軍擅長長矛作戰,如果不精選前鋒,恐怕不是西涼軍的對手。”可曹操微笑著看著諸位將領,驕傲的說:“戰爭的決定權在我,并非在叛賊。他們雖然擅長長矛,可是我有辦法讓他們的長矛無法刺出。你們就等著看吧?”

      曹操是不是真的了解馬超西涼軍的實力,做好了消滅西涼軍的準備呢?

      曹操做了一些準備。比如讓前方的曹仁等人修筑好堅固的陣地,不和馬超交戰,同時,表面上在潼關聚集大量兵馬,搞的好像要在潼關決戰一樣,然后暗地里讓最擅長突襲的得意將領徐晃率領精兵繞道渡河,在黃河以西安下營寨。在徐晃立足陣腳之后,曹操開始猛攻,大軍渡河。

      當時馬超已經得到了徐晃度過蒲坂在黃河以西安下營寨的消息。馬超認為,可以在黃河以北地區(黃河在潼關地區轉彎,形成一個夾角,馬超說的黃河以北正是夾角中部地區)派兵駐守,阻止曹操大軍渡過黃河,這樣的話,黃河西岸的徐晃部隊自然會因為糧草不繼不攻自破。可是韓遂和馬超不和,此時迫于形勢二人雖然聯盟,但關系并不融洽。韓遂對馬超的主張很不以為然。他認為,完全可以在曹操渡河到一半的時候發動進攻。后來,馬超韓遂平定之后,曹操聽說了馬超的這個意見,大發感慨,說:“馬兒不死,吾無葬地也。”如果按照馬超的策略,曹操根本無法渡過黃河,時間一長,必然打不過本土的西涼軍團。

      但是,就算是按照韓遂的意見行事,曹操軍團渡河也付出了沉重的代價,曹操自己本人也差點喪命。

      當時,韓遂、馬超率軍駐扎在黃河南岸,眼看著曹操大軍渡河,韓遂、馬超按兵不動,等到大軍渡過一半,縱兵突擊。曹操當時讓士兵先走,自己率領最精銳的虎賁勇士一百來人殿后。當時,箭如雨下,曹操依然坐在折凳上安然不動,開始,曹操是一臉悠閑,你韓遂不就是想半渡而擊嗎?我等著!曹操以為自己的精銳部隊完全可以擋住馬超的一萬騎兵的沖擊,畢竟在河邊作戰,不至于腹背受敵,只要保證自己大軍全部渡河,就取得了一半的勝利。可是沒想到馬超的騎兵異常勇猛,投擲的長矛更是兇狠,常常一矛刺穿幾個勇士。西涼騎兵來往如風,眨眼功夫一百來勇士死傷殆盡。侍衛長許褚看情況不利,趕緊把曹操扶上小船,可是船工也被射死了。于是許褚左手舉著馬鞍護衛曹操,右手撐船。可是船速太慢,追兵太急,眼看西涼騎兵就要追上了,曹操一旦被抓,歷史就要改寫。就在此時,忽然從后方涌來上萬只牛羊馬匹。西涼騎兵一看有牲口,紛紛下馬搶奪,曹操趁亂逃命。

      等到曹操回到大軍,曹操才明白西涼騎兵竟然如此能打。可是,歷史上的曹操沒有想演義中一樣坦誠自己的過失,而是將傷口緊緊掩著,繼續扮演著強者的角色。

      后來,曹操用賈詡的計策,用離間計讓韓遂、馬超內亂,成功消滅了西涼勢力。戰爭結束之后,諸位將領問起當初的安排。曹操說,如果當初我們把大軍集結在河邊,那敵人必定在河岸集結大量兵馬。可是我卻在潼關外集結,于是徐晃得以順利到黃河西岸安營。等到我們渡河的時候,敵人不敢阻止我們渡河,正是因為徐晃軍隊在西岸,可以形成兩方夾擊的勢頭。兵法的變化,原本就不是一成不變的啊。

      在曹操的表述中沒有提到賈詡,更故意忽略了馬超的智勇。其實,要是馬超在北岸安營,要是沒有賈詡獻策破壞馬超和韓遂的關系,曹操所謂讓徐晃偷渡的妙計,不過是白白葬送數千人的性命。當然,歷史永遠沒有也許,歷史也由勝利者書寫,于是曹操的形象也就得以繼續偉岸下去。

    100000+ 分享給好友
    標簽: 猛將  如云  西涼  屁滾尿流  打得  
    新疆11选5 5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