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div id="kusac"></div>
  • <div id="kusac"></div><sup id="kusac"></sup>
    <sup id="kusac"></sup><li id="kusac"><ins id="kusac"><strong id="kusac"></strong></ins></li>
    <dl id="kusac"></dl>
    <dl id="kusac"></dl>
  • <div id="kusac"></div>
  • 游戲行業的寒冬將至 還有誰能撐下去?

    100000+ 2018-09-20 16:00 游戲新聞聯播

    微信掃一掃
    分享到朋友圈

    傳統的游戲行業正在面臨不可避免的寒冬,就在昨天,日本游戲大廠卡普空宣布關閉了其位于溫哥華的游戲工作室。這家公司曾開發過《喪尸圍城》、《快打方塊》等系列作品,不禁讓人唏噓。


    其實游戲業發展至今,市場環境已經變得越來越不樂觀了,這在業界似乎是一種共識。曾幾何時,游戲幾乎就是賺錢的代名詞,各行各業都向游戲產業投資,甚至因此而引發了歷史上著名的“雅達利大崩潰”。


    但眼看現在,游戲業的困局也非常地明顯,而想要跳出這種困局,眼下并沒有可見的方案。這種困局在全球都在發生。


    游戲行業的寒冬將至 還有誰能撐下去? 



    卡普空關閉了自己的溫哥華工作室,將精力集中在在日本地區開發上,這意味著戰略的收縮,而這也是很多日本游戲公司的選擇。


    除了卡普空、SE、世嘉、萬代這樣具有全球發行能力的巨頭公司,日本更多的游戲公司只能茍活在日本本土市場,在全球市場上的表現非常糟糕,甚至完全放棄全球市場。而游戲品質方面,幾乎每年都在把同一套東西翻新一下再賣出去,只能賺賺粉絲的錢來維持生存。


    其實就連卡普空、SE、世嘉、萬代在全球市場的表現也不是特別突出,主要市場還是在日本本土,偶爾有些作品能夠在全球形成影響力。但日本本土的游戲市場越來越小,一款重點大制作的游戲發行首周能夠賣出10萬套就很不可思議了。


    日本市場之外的歐美游戲市場情況也不容樂觀,大量的工作室被迫關閉了,甚至是巨頭旗下的第一方工作室也面臨被關停的命運,比如微軟的獅頭工作室。


    歐美更多的二線游戲廠商面對的市場環境更加糟糕,他們沒有一流的宣發實力,而游戲的制作成本也并不算低,往往出一款新作就意味著一場豪賭——游戲失敗就關門。


    我們會發現很多工作室在這種壓力下生存,這些游戲公司只有一次機會,完全沒有失敗的機會,游戲如果賣得不好就打包回家。這種情況在巨頭下的工作室也是一樣,卡普空的溫哥華工作室關閉就是因為《喪尸圍城4》的市場表現糟糕,SE出手了IOI也是因為《殺手》系列賣得不好,而EA旗下的生軟也在背著這樣的壓力開發《圣歌》。


    情況好一點的可能要數“御三家”下的第一方工作室了,索尼、微軟、任天堂由于自身資本的雄厚,還能夠養活一批工作室來開發自家獨占的游戲。今后玩家們對高品質游戲的期待,基本也只能依賴于這些第一方了。


    原因其實很簡單,游戲開發和宣傳的成本已經攀升到了歷史的最高點,而游戲60美元一份的價格卻幾十年沒有變過了,在這樣的模式下游戲其實是很難賺到錢,甚至是虧本的。因此普通的游戲公司根本無法承擔這樣的宣發費用和風險,只能越來越保守和“偷工減料”;只有“御三家”能夠承受這種成本支持,因為開發第一方獨占游戲也是對自家主機平臺的推動,成本被攤薄了。


    其實業內也都認為,像《戰神》《蜘蛛俠》這樣高品質、沒有內購的線性3A游戲,也就只有三大主機廠商有動力和能力去開發了,連R星都需要通過在線模式獲取增值收入。


    所以業界關于“服務型游戲”的說法開始出現,去年EA在《星戰前線2》中進行了嘗試,然后就被口誅筆伐,甚至在瑞典差點吃了官司。育碧也搞了游戲內商城刺激玩家消費,SE更是將很大一部分精力投入到了手游中。


    溫哥華工作室絕對不會是最后一家關閉的游戲工作室,游戲行業的寒冬開剛剛開始,游戲開發成本的增加是沒有上限的,新顯卡出來之后,光線追蹤又成了廠商們追逐的目標,而這又將把開發成本拉高一個臺階。


    這種裝備競賽的一般的游戲商業模式終有一天會崩盤,而誰也不知道那一天會何時到來,下一次“雅達利大崩潰”后會剩下什么。

    100000+ 分享給好友
    標簽: 行業  游戲  寒冬  誰能  將至  
    新疆11选5 500